必用人才网  爆破人才网  安评人才网  监理人才网  环评人才网  检师人才网 
注册 登陆 联系我们
不限
选择地区
客服热线:0755-23002007 / 23004882
首页 >> 职场资讯 >> 2亿人灵活就业 真的“灵活”吗?求职者选择更丰富
2亿人灵活就业 真的“灵活”吗?求职者选择更丰富

【2亿人灵活就业真的“灵活”吗?求职者选择更丰富】灵活就业,还“灵活”吗?零工经济不再是边缘的二级市场。灵活就业的兴起,背后既有经济形势变化带来的冲击,也有企业弹性用工的需求和部分劳动者对于灵活就业的追求。

#2亿人灵活就业真的“灵活”吗#近年来,平台经济、共享经济等新业态迅猛发展,催生出了大量灵活就业人员,如网约车、快递、外卖配送、家政服务等等。

灵活就业为社会带来了新活力,但也带了新问题。一些灵活就业者表示,他们工作中其实面临着很多“不自由”“不灵活”,希望管理更加人性化。

专送骑手:

为保持派单机会不能下线

“我所在的站点,骑手职业周期通常只有4个月。”张林洲说,这导致管理者会在用工期内尽量多派订单。

他是专送骑手,每个月只能休两天。即使在没有单子的时间,他也不能休息,因为要“抢单”:一旦下线,意味着他将失去被系统派单的机会,而仅靠高峰期的单量只能勉强饱腹,所以不得不一直在路上保持“随叫随到”的上线状态。

专送骑手刚入职时,200单以内算新人保护期,此时系统会优先派顺路近单。新人保护期一过,骑手则面临订单下降的处境,不得不通过熬时间来换单量。

张林洲所在的城市每年单量旺季只有三四个月,疫情下订单量减少、骑手数量增加也加剧了内卷,很难挣到钱。失望之下,张林洲经常在工作三四个月后匆匆告别这份高风险不稳定的工作。

中国社科院新闻与传播研究所助理研究员孙萍在对骑手的调研中发现,平台零工逐渐变成了一种“黏性劳动”。

在她的调研中,2018年至2020年,北京市专送骑手的比例从32.6%增长到了52.8%。“由于运力始终存在缺口,公司希望把部分工人变成又固定工作时间的人,想办法黏住工人。”孙萍说,这使得平台的灵活就业出现了去灵活化的趋势。

骑手完成单量也变成了一种“赶工游戏”。

“平台有游戏化的激励方式,累计式计价,单量越多单价越高,通过各种各样的方式让骑手多干活。”孙萍说,2018年到2021年,外卖骑手在平台上送单的总体时长越来越长。

家政工:

手机装定位必须提前10分钟打卡

家政工刘芬只能接受平台派单,自己无法取消。过年忙的时候,她一天能接4单,每单之间只有半个小时,从这家出来赶到下家,饭都吃不上。

刘芬手机还装有GPS定位系统,平台规定必须提前10分钟在小区范围500米内打卡,未按时打卡会扣10元钱,若擅自取消订单则会被扣50元。

中国农业大学人文与发展学院副教授梁萌认为,传统家政业劳动者与企业之间是“弱契约”“弱控制”的松散关系,而互联网平台则在保留“弱契约”的临时、非正式劳动关系基础上,增强了对劳动者的控制。互联网家政业中的劳动者无论是相对于传统家政业劳动者亦或是其他产业中的劳动者,都处于更加被动和被规制的地位。

多名学者提及了平台对零工的加强控制。

孙萍认为,平台和中介公司一方面通过站点、商圈、区域、城市、大区一整套组织模式,构建起对骑手的管理体系,另一方面通过算法与骑手互动。

此外,平台还把部分控制权转交给了消费者,使其拥有评价、投诉骑手的权利,加剧了客户端和骑手端的对立。

张林洲所在的专送体系,差评会罚100~200元,投诉、被系统判定“提前点送达”、顾客收餐位置与系统定位不符、顾客“因骑手原因取消订单”等都会被罚500元。

对于骑手来说,申诉往往很难。有一次他同时接了8单,还遇上暴雨。交警让骑手减速,但配送时间并没有增加。

那天,他差点出事,最后推着电动车走过天桥,超时了,餐也洒了,还是吃了一笔罚款。

张林洲还苦恼于“以罚代管”的管理模式,站点内所有的骑手总的差评率如果超过某个阈值,美团会罚站点,而这又会导致站点加倍罚骑手。

灵活就业者们希望,管理能够更加人性化一些。

学者认为:

自由其实是“抢单自由”

中国劳动关系学院劳动关系与人力资源学院院长闻效仪认为,零工经济实并非像其宣称的那样“高薪”“自由”。“高薪”来自于逃避的社保成本,“自由”则只有“抢单自由”。

“对于高技术人群来说,灵活就业可以让他们在两三个月赚够一年的钱,他们是主动自由;而对于骑手、家政等低技能劳动力来说,他们需要每周至少工作6天来保证收入,实际上是一种被动自由。”

“零工经济的本质还是劳动力密集型经济。”闻效仪说,在需求大幅增长的背景下,如何保证劳动力的稳定供给,平台在其中起到大规模的组织作用,并介入到对劳动力的组织和管理中。

“由于全部劳动过程的数据可留痕,平台对劳动过程的监控会更严密,劳动者所受到的指挥和控制也会更多,相应带来的压迫感也会更强。”闻效仪认为,劳动者也面临着更激烈的竞争。例如评价体系已经是劳动者标注在个人身上的固定资产,需要通过不断的好评来形成个人名誉资产的增值。

中国灵活就业者已达2亿人

线上工作受年轻人追捧

视频制作、网络主播、文案写手……平台经济、共享经济蓬勃发展,孕育出丰富的就业方式,灵活就业也成为当下年轻人的就业新选择。

国家统计局相关负责人日前表示,截至2021年底,中国灵活就业人员已经达到2亿人,其中从事主播及相关从业人员160多万人,较2020年增加近3倍。

求职者选择更丰富

“现在回想起来,我的事业正是从灵活就业开始的。”已经毕业5年的柳蓁是一名视频特效制作员,她所在的团队在业界小有名气。

毕业之初,柳蓁选择以视频“UP主”(上传者)的身份进入社会,她制作的各类特效视频深受网友喜爱,播放量节节攀升,最终拿到进入专业团队的“敲门砖”。

中国灵活就业人数明显增加,思维活跃、擅长创新的大学毕业生群体成为灵活就业的主力军。

根据全国高等学校学生信息咨询与就业指导中心数据统计,2020年和2021年全国高校毕业生的灵活就业率均超过16%。

“选择灵活就业不等于找不到工作,也不是随便‘打零工’,而是一种全新的就业模式。”柳蓁认为,灵活就业给了求职者选择“单飞”的机会,可以充分发挥个人优势和兴趣,创作出优质的作品和成果,为自己搭建展现能力的舞台,在增长专业技术的同时,摸索职业发展方向。

灵活就业不仅成为毕业生的一个就业途径,也为企业选人用人提供了便利。

中国人民大学灵活用工课题组等发布的《中国灵活用工发展报告(2022)》蓝皮书显示,2021年中国有61.14%的企业在使用灵活用工,比2020年增加5.46%,企业倾向于扩大灵活用工规模。

相较于传统的长期就业模式,灵活就业的优势在于相对宽松的准入和退出机制。

对求职者而言,灵活就业获取工作机会的门槛更低,不合适也可以随时离职;对企业来说,在选人用人以及如何用、用多久等方面也都比较灵活。因此,无论是求职者还是企业,灵活就业都为其提供了更多的尝试空间和选择机会。

“多面型”人才副业途径多

“人类目前对火山还知之甚少,我们虽然明白火山爆发的原理,但准确预测几乎是不可能的,这也是需要持续推进研究工作的原因。”1月14日,汤加火山爆发的消息在网络上受到广泛关注。

在某短视频平台上,主播李东祺制作的一条科普视频回答了网友们关心的问题,播放量突破2万次。

“做短视频只能算是副业,我的本职工作是一名地质研究员。”李东祺告诉记者,搞地质研究需要经常到全国各地进行实地勘测,他便会借机制作视频来展现工作日常,没想到收获了一批忠实粉丝,也获得了可观的额外收入。

“后来我就开始做简单的科普视频,同时把相关联的专业性内容以文章形式在知识平台发表,为网友尤其是学生群体了解地质相关知识提供一个窗口,播放量和阅读量都还不错。”他说。

随着智能化时代的到来,灵活就业的方式也为李东祺这样的“多面型”人才提供了副业创新、创造价值的新途径。

目前,越来越多人拥有多方面的知识和能力储备,可以同时满足不同企业的需求。

一些人凭借一技之长在新经济领域进行创新,创造出一系列有价值的作品、产品,为自己带来更广阔的发展空间。

国务院近日印发的《“十四五”数字经济发展规划》明确提出,鼓励个人利用社交软件、知识分享、音视频网站等新型平台就业创业,促进灵活就业、副业创新。

“我希望通过做视频、写文章把地质研究的相关知识和心得分享给大家,也希望能够激发在校学生的兴趣,让更多人加入科研队伍,一起来探索未知。”李东祺说。

让灵活就业者更有干劲

国家对于灵活就业人群的保障制度及相关措施近年来逐步完善。

2021年7月,人社部等8部门共同印发《关于维护新就业形态劳动者劳动保障权益的指导意见》,对维护好新就业形态劳动者的劳动报酬、合理休息、社会保险、劳动安全等权益作出明确要求。

《“十四五”数字经济发展规划》也提出,将进一步健全灵活就业人员参加社会保险制度和劳动者权益保障制度,推进灵活就业人员参加住房公积金制度试点。

专家表示,在不断完善的政策支持与保障下,各种新型就业模式将吸纳更多劳动力就业,让灵活就业者更有干劲。

保障灵活就业人员权益

“现在中国的灵活就业正在兴起,已经涉及到2亿多人。有的人一人打几份工,很辛苦,所以我们应该给他社保补贴,特别是要用机制性的办法来解决可能出现的职业伤害问题。”今年两会,李克强总理在记者招待会上的一番表态引发广泛关注。

近年来,平台经济、共享经济等新业态迅猛发展,催生出了大量灵活就业人员,如网约车、快递、外卖配送、家政服务等等。

灵活就业为社会带来了新活力,但也带了新问题,很多灵活就业者游离在社会保障体系之外。

去年底,某外卖平台一骑手在送餐途中猝死,其家属在追究工伤保险责任由谁承担时,被告知仅可以获得2000元人道主义赔偿和3万元商业意外险赔偿。

在社会广泛关注下,该平台最终给予骑手家属60万元抚恤金。

很多灵活就业者,与企业并没有签订劳动合同,而是一种法律上模糊不清的“合作关系”,不受劳动法、劳动合同法等规制劳动关系的法律法规约束。

在这种情况下,工伤保险、养老保险等保障机制阙如,就业者遭遇工伤,往往很难得到充分救济,无形中增加了工作强度与风险系数。

同时也要看到,正是在新经济形态加快发展的背景下,灵活就业者方才大规模出现。

可以预见,今后一段时期内,会有越来越多的劳动群体选择灵活就业,稳就业“蓄水池”能否运转好,相当程度上也需要依赖灵活就业者。

从这个角度看,能不能保障好灵活就业者的权益,也关系到产业迭代、经济转型等重要命题。

“民有所呼,会有所应”。今年两会上,政府工作报告指出,“支持和规范发展新就业形态,加快推进职业伤害保障试点。继续对灵活就业人员给予社保补贴,推动放开在就业地参加社会保险的户籍限制”。

“十四五”规划纲要草案则提出,“加强劳动者权益保障,健全劳动合同制度和劳动关系协调机制,完善欠薪治理长效机制和劳动争议调解仲裁制度,探索建立新业态从业人员劳动权益保障机制。”

接下来,各地各部门应当加快落实进度,从户籍管理、社会保险、劳动仲裁、法律救济等方面做出现实的制度安排,尽快将灵活就业者纳入社会保障体系之内。

收快递的激动,点外卖的惬意,请阿姨的便利……已经构成了我们美好生活图景的一部分。维护好2亿多灵活就业人员的切身权益,很重要,也很必要。

分享到:
上一篇:人事如何筛选简历?今天...
下一篇:
热点资讯
全国统一服务热线:0755-23002007 23004882
深圳市必用网络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 2008-2022 粤ICP备13046052